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下狠手 美国发布对日贸易谈判22条新规

近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了对日贸易谈判的新方针,22项磋商事项包含引人关注的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汇率等,并把与日本的巨额贸易逆差视为重要问题,称有必要针对关税和非关税壁垒采取应对措施。

“日美之间之前关于钢铁、半导体等已经发生过多次贸易摩擦。”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日美已经达成贸易摩擦之后的平衡。但美国希望未来与日本的合作是单独合作,并不是在TPP框架内。因此,美国才提出了22条新规。

据了解,为了扩大农产品市场,美国要求日本削减和撤销关税。“无论在TPP还是美日之间的自贸协定,农产品都是一个重要的问题。”白明认为,日本国土面积狭小,生产力不高,一旦农业全部开放,美国大农场生产的农产品将对日本本土农业造成致命性打击。此前,日美两国政府在去年9月的共同声明中确认,日本在农产品领域不会做出超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过去经济合作协定(EPA)的让步。由此看来,美日之间关于农产品领域的自贸谈判会相对艰难。

“即便日美之间达成贸易谈判,从整体上看,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关税都很低,开放度都很高,并不会对世界产生过大的影响。”白明指出,虽然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日本是第三大经济体,但两国基本实现了全领域合作,挖掘发展空间的潜力不大。如果再达成了美日之间单独的贸易协定,产生的边际效应相对有限。

此外,白明认为,最值得关注的是“毒丸”条款。此前美国对加拿大和墨西哥都有“毒丸”条款。此次附加的“毒丸”条款规定,如果日本与美国所认为的非市场经济国家签订自贸协定,那么美国有权收回对日贸易的“优惠券”。“但是日本比之前的加拿大和墨西哥在与美国贸易谈判中更有竞争力。”白明指出,与日本不同的是,墨西哥、加拿大两个国家一半以上的商品都输往美国,在贸易谈判中话语权不大。而日本现在最大的贸易伙伴是中国,白明认为,日本不会为了得到美国市场而放弃中国巨大的现实市场以及潜在的发展空间。

“目前,日本对美国的牵制也很大。如果说美国因为中日韩签订了自贸协定,就断绝了和日本的贸易关系,那么美国要付出的成本将会比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谈判时更大。”白明指出。

去年,美国发起232调查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当时特朗普曾表示,与美国重谈北美自贸协定的加拿大和墨西哥将暂时获得豁免,而日本不在豁免国之列。“实际上日本是美国的第二大逆差来源国,仅次于中国,美国从日本进口的钢铁所占份额也远高于中国。”白明认为,而且日本向美国出口的商品大部分都是高附加值产品,尽管造成的逆差不大,但是含金量较高。所以美国对日本的施压早有缘由,而且钢铁只是目前其中一个领域,未来还将扩大到汽车行业。

“美国对日本的汽车进入本国市场也相当警惕。”美国汽车行业人士曾批评称,日本诱导日元贬值以推动出口,要求日本接受汇率条款。22条方针就写入了“消除日本非关税壁垒和增加在美国生产和雇用等条款”。“232调查未来扩大到汽车行业,将主要针对德国、日本,因为这两个国家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出口国。”白明指出。不过,日本汽车目前处于自给自足的状态,日本汽车制造商可考虑在美扩大投资,为美国增加就业岗位和生产,缩小贸易逆差,换取谈判资格。“日本在中日韩自贸区中共同把合作蛋糕做大,增加吸引力,也可以增加与美国的谈判资本。”白明提示。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